欢迎来到某某公司官方网站!

“三秀才”之关锋:出狱后的晚年生活

  “三秀才”之关锋:出狱后的晚年生活上世纪六十年代,王力、戚本禹和关锋被时人称之为“三秀才”,在这三人中,出生于1919年的关锋,年龄是最大的一个。

  “关锋”这个名字其实是个化名,在战争年代,为了方便开展工作,在20岁的时候,他就用了“关锋”这个化名,并一直延用到他去世。

  庆云县的人,日后凭借着手中的一支笔杆子,步步高升,一度和王力、戚本禹成为掌握全国舆论方向的“秀才”。

  和其他两个秀才比起来,关锋的文笔比较活泼,不但写得通俗易懂,而且还有深度。

  凭借着出色的文才,1956年的时候,他被调进了北京工作,开启了自己往后节节攀升的仕途生涯。

  关锋到北京后,被分配到了研究室里工作,这可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,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“笔杆子”,譬如陈伯达、

  胡绳、田家英等等。能在这里工作,说明关锋的能力得到了认可,也意味着他的仕途迈进了康庄大道。

  陈伯达也是十分赏识关锋的文才,因此,在1958年6月1日,《红旗》杂志创办的时候,主管杂志的陈伯达就把关锋给招了进去,成为杂志社的一个编委。

  本文来自头条“怪味胡豆史”原创,谨防假冒搬运!搬运还标原创的人,要点脸!

  六十年代初,关锋开始活跃于人生舞台,不过从演出到谢幕,只经历了短短七年的时间。

  1967年8月26日,他同王力一起,被要求“请假检讨”,也就是被隔离审查了。两人一同被送到了二号楼里,有意思的是,当年是戚本禹把这两人送到二号楼,进行隔离的。

  同年的十月份,关锋和王力被转到了西山的别墅,两个人被分别软禁在两栋别墅里面。不过,他俩的待遇没有变化,还是按照“请假检讨”之前的待遇生活。

  在西山的这段时间,虽然和外界失去了联系,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;但是在安静的别墅里,日子倒还是过得宁静,没有干扰。

  1968年1月,关锋被正式关进了监狱,不过他被免于刑事起诉;这一进监狱,就是十四年的光阴,直到1982年的年初,他才被释放,走出了监狱,这一年,他62岁。

  出狱后的关锋,组织上每个月都给其发150元的生活费,后来这笔费用涨到了五百元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每个月五百是高收入阶层了。

  当然,他这待遇并不是离休待遇,如果按照《求是》杂志的离休待遇,那他的待遇就不止五百了。

  这里顺带说一句,《红旗》杂志在1988年6月底的时候就停刊了;同年的7月1日,创办了《求是》杂志,可以这么说,《红旗》是

  虽说不是按照离休待遇生活,但是,出狱后的关锋,按照的是局级待遇生活,他的住房、收入、医疗报销等等,是由《求是》杂志社来负责的。

  组织上也在德州那边给他盖了一栋二层的小楼房,不过,最后他还是因为身体原因,没有去成,就一直在北京生活了。

  到了九十年代,关锋每个月的收入(包括稿费等其他收入)接近四千元,我没经历过那个年代,就只好去查询九十年代每个月拿四千是个什么水平,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。

  下面这份报纸,是1990年的《新民晚报》,明明白白地写着当时的社会,一个月的月均收入是168元。

  我又接着查询了1995年到2000年,这五年一些城市的年平均工资,关锋生活在北京,就以北京为例,1995年的年平均工资是5500,算下来月均458左右。

  这样看来,关锋每个月接近四千的收入,已经是高收入阶层了,生活待遇各方面肯定是过得极好的了。

  话说回来,刚出狱的时候,关锋的神情比较呆滞,少了一些神采。在经过差不多两年的调整,他才开始适应了出狱后的生活。

  他和妻子、孩子一起居住,每天就是在看书和写作当中度过,看得最多的是中国的哲学史和古代历史书籍。

  用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这句话来形容他当时的生活状态,是很贴切的。

  阎长贵曾是江的第一任机要秘书,他把关锋看作是理论研究路上的引路人,因此终其一生,都把关锋奉为“老师”来对待。

  两人在一起所讨论的,大多都是哲学方面的问题,不过有时候也会谈及到以前的事。

  阎长贵后来的回忆,关锋在谈及自己为什么被抓的时候,他认为是陈伯达在故意整他,因为在共事的时候,他的观点时常和那个“老夫子”不一致,而且有时候对他的命令,也表示出不服从。

  滤去往事,晚年的关锋,又拿起了手中的笔,开始了写作,或许,也就只有写作才是一个文人的生命所系吧。

  除了读书和写作之外,关锋还有着两个方面的兴趣爱好:一是看电视,二就是当时十分流行的气功。

  他的生活也是十分的规律,早上八点左右就起床,去到附近的公园里练气功,完事后就回到家看书。

  大多数时候,他看的都是一些古代哲学之类的书籍,譬如庄子、老子之类的;到后来,家里买了一台电脑,他也开始懂得一些电脑方面的操作,在当时这算是新潮时髦了。

  闲暇时候,他就看看电视解闷,出门遛弯也是戴个老干部帽子,穿着中山装,就在家的附近转悠一会,通常不会走太远。

  关锋的自律还是极好的,不抽烟,也不喝酒,每天饮食三餐,午餐和晚餐也比较简单,或许是上了年纪,吃得比较素。

  叶永烈当年也曾访问过关锋,多年后他回忆起去到关锋家里,给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关锋的家里有太多的书籍了。

  在他的卧室和书房里,到处都是书,而且什么类型,什么内容的书籍都有,可见其读书涉猎之广泛。

  从1982年出狱到2005年去世,这23年的时间里,关锋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研究学问和写作。

  ”,也出版了很多著作,仅关于老子学术研究的著作就有三部,要是计算下来,他这23年累计发表了差不多四百万来字的学术著作。